xxS_ouvenir

关于我

天干物燥的 三更半夜在敲锣打鼓呢 听有人喊啥子哟

一分钟的语音消息里全是我啃薯片的声音,想着找朋友抱怨个几句结果连个开头都想不好,听完一分钟语音的好友哗啦啦的都开始问候我,我也懒得看有多难听,顺势就退了软件。


小时候刚搬家,嘴巴瘪着紧紧的,心里那叫一个不舍,挂着小泪珠的眼睛看到一哥们被卡在家大门和防盗纱门之间淡定的用鼻孔吹泡泡,一瞬间就不难过了。


“妈妈,你看这二傻子。”


新邻居对我的第一印象是,新来的缺心眼。总归是比那二傻子要听起来舒坦一点的。


后来与阿崔唠嗑,才知道那天他刚学会开自家大门,呼哧呼哧的开了大门发现没有防盗门钥匙,结果是大门也被反锁了,他被卡在两门中间,坐也坐不下来,也就站在那站着等他阿婆买好菜回家。


那天他阿婆被牌搭子叫去打牌,连午饭都忘了煮。


他阿婆现在是连他是他爸还是他爷都经常乱着认,却也时常握着我的手讲她孙子被卡在门里的趣事。


drama精,这是每次听我们表演我们故事的观众对我们评价,他们一边拍着大腿感受着被大笑折磨的肚子,一边说是如何羡慕我们能把生活过得这么有趣,笑完也就继续回家过他们正常的生活。


人生中第一次梦遗是在阿崔家的沙发上,午睡睡到不知天昏地暗,醒来感觉内裤不太对劲,保持着对阿崔往我下面倒了杯水的怀疑,回忆起梦里看不清的脸与情色的画面,第一次居然还挺快的。


阿崔这货在沙发上竖着个手机全程记录下我这次懵懂无知的睡眠时间,我全身是汗的坐在他身上让他给我洗内裤,互相倒也不嫌弃。


最后那天我真空穿着他的大裤衩和他并排坐在阳台的躺椅上抱着半边西瓜看夕阳,头顶就是我卡通小裤衩。


高三那会,家里人都着急我俩会不会学到精神崩溃,每天使劲煲各种汤,整的我俩火气旺盛,在床上不知道扯烂了多少数学试卷。


阿崔的肚脐长得圆不溜秋的,每次我伸着食指抠来抠去,他总觉得他那天准会拉肚子,一天都不敢吃辣。


我妈骂我想一出是一出,永远不按常理做事,要说常理是什么,还真搞不明白了。


前两天,城里一家蛋糕店重新开业,每天生意爆棚,被味道勾着去排了队,店里基本啥都不剩,找半天在旮旯里找到盒泡芙,内心暗喜没一会儿就被刚推出来的蛋挞给整的没魂了。


结完账,在蛋糕店门口没几步的位置,我蹲在一边抱着个蛋挞就一口咬了,瞄到旁边的人瞅着我笑,还有点不好意思。


但也真的太好吃了。


阿崔正好骑着小电驴来接我,呼哧呼哧的停在我的眼前,贼兮兮的喊“小权同学,哥哥来接你了。”


得了,我的常理不就是阿崔么。


挺值的,比蛋挞还香。


—————————————————


一个蛋挞 两个蛋挞 三个蛋挞 四个蛋挞 五个蛋挞 六个蛋挞 七个蛋挞 八个蛋挞 八个 八个 八个 8 8





标签:TG

我居然就这么走个楼梯都能被人给瞧上了,其实也挺有意思的。


前两天,老董同志说是要给我介绍对象,据说长得贼俊,说是过两天微信就可以加上了,我盼星星盼月亮可把人给盼来了。


结果人上来就是一句在干嘛呢。


我还以为老董虎我,就问他是不是老董介绍的那小帅哥。


人的确不是老董介绍的,但确实是个小帅哥。


小帅哥比我大一岁,姓崔,我喊他阿崔,那天业务培训下课我下楼他上楼,他瞧了我一眼就瞧上了,翻天覆地的找到我身份证,这挺让人怀疑的,毕竟身份证照片都能找对人也挺绝的,但他非说看见的就是我没得跑。


一开始也不搭理他,看他是个小帅哥也没想着删除拉黑,这家伙也不烦人,估计工作也挺忙的,大年初一大早就开始找我。


我一个人拿着手机脱离了我妈那群烧香拜佛的磨人精,在老西街后面广场上站着玩手机,他一通电话来问我在干嘛,我说老西街口打游戏,他还以为我身旁有其他人,问我是不是一个人问的还挺心虚。


第一次正式约会,这丫开着他的车问我驾照考没考,我真后悔告诉他我到手半年了,不然也不至于拉着我开着他的车陪着他在湖上开了一下午,我看着他全程拉着扶手的样子,使坏的问他咋样。


-野。


至那以后他就叫我权野子。


权野子和阿崔的第二次会见是在肯德基,我顶着一下巴的胡渣看着他吹的软乎乎的头发吃完了一整桶鸡翅,他尴尬的摸着手机,盯着我的眼睛支支吾吾的。


-真看不出来啊,小小的身体有大大的肠胃。


得了,这人容易一上头就胡言乱语。


-成,我俩就在一块吧。


得了,这合着是我主动要求搞对象的,牵手也是我先抓他的,第一次亲嘴也是我凑上去的。合着他就是个小怂包。


-崔从心,你刚刚说啥呢。


-我想着吧,一直这样也挺好,行不行。


——————————————————


没了


又怂又野的

好可爱哦







标签:TG

别的小姑娘 你真好 我喜欢你 跟我好吧

我 祝您平安

emmmmmmmmm

© xxS_ouvenir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