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xS_ouvenir

关于我

Marie-Thérèse Walter

这是一份寻人启事。

姑且称呼她花小姐。

清早我花光了我口袋里最后的一块二毛八买了一只蛋饼。

逃票挤进了高峰期的一号线,瞅准了人流量比较大的一个站点下了车。

就这样我在人民广场地铁站的三号出口旁边开始卖唱。

花小姐,她穿着天蓝色的短袖上衣配着淡色的牛仔裤,就坐在我身边的小凳上画画,如果有人来买她的画她便送上一朵花。

她的画并不贵,三十块一张。

她的花扎的倒是很精致。

她是爱笑的姑娘,从我看到她的那一眼开始,她从没有把笑容从脸上摘下来过。

我盯着她看着看着也就笑了起来。

手里的破木吉他弹出的节奏也慢慢欢快起来。

我看她被路人买走了十几张画,一旁的报纸兜着的花越来越少。

我想等我的盒子里有了三十块的时候就去买她一张画,一定要在花送完之前。

我奋力的唱歌,什么歌难唱我就唱什么,什么歌好听我就唱什么。

匆匆走过不少人,一对小情侣在买烤红薯的时候停留了一会,扎着小辫的女孩揪着男孩的衣角指了指我的位置,男孩看似无奈的走过来给我脚下的琴袋里丢了烤红薯找零的几个硬币。

我学着花小姐的笑容送给了那对小情侣。

慢慢的琴带里的硬币多了起来。

居然只差了一块二毛八。

从没这么厌恶自己多吃了一只蛋饼。

突然下起雨来,周围开始有了一堆卖伞的小贩。

花小姐开始收拾起身边的东西,看起来是要离开了。

我有点着急,但是身边的行人因为这突如其来的雨并不做停留。

雨越下越大,花小姐有些手足无措,我拿起琴袋里的钱拉住一个卖伞的阿姨花了十五块买了一把雨伞。

我把伞送给了花小姐,她送了我一张画和一枝花。

我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画的我,但肯定是我盯着她看的某个时候画的。

花小姐的画和她的人和她的画和她的笑眼都是一样的。

花小姐,如果你看到这份寻人启事,请不要感到莫名其妙,我是那个站在你旁边用破木吉他大声唱歌的男孩,谢谢你的画以及你的花,还有你好看的笑眼。

我真的好喜欢。

其实。

这只是一封晚了半天的情诗。

标签:xxS_ouvenir

 

评论
热度(44)
© xxS_ouvenir | Powered by LOFTER